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爱妻秦玲

时间:2018-02-08 刚下飞机就给家里拨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听到爱妻秦玲的美妙声音传来:「喂,您好!」
我说:「老婆,是我,我回来了。」
「真的吗?太好了!老公,我去接你吧!」
「不用,我自己坐计程车回去就好了。」
「不嘛,人家好想你,你等等我,我马上开车去机场。」
笑了笑,我只好同意,然后结束了通话。霎时间,幸福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我真的好爱她,她也很爱我。
结婚三年多了,爱情不但未曾褪色,反因彼此的坦诚与信任更多了一份亲密。坐在机场的咖啡厅里,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想着我那美丽的娇妻,想着我们的往事。我和秦玲是四年前认识的。她是一个非常惹人喜爱的女孩子,美丽中透着伶俐,温柔中又偶尔显现出顽皮。
一头飘逸的秀髮,俏丽的面容,配合着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也许是缘分吧!第一眼看到对方,我们就被彼此深深的吸引了。那次见面一起聊了很多,很开心,于是就都留了联络电话和地址。不久,我们就开始约会,一起吃饭、一起看海、一起漫步,渐渐的已形影不离,感情进展十分的顺利。
终于有一天晚上,我送她回家,在楼下与她吻了一会儿,刚想道别,她搂着我附在我耳边,悄声要我留下来别回去了。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看到我的怪模样,「噗哧」一下笑出声来,拉着我的手飞快跑上楼去。关上门,她没有开灯,我们俩就靠在门边,她喘息着低声道:「这所房子我一个人住,不会有人来打扰。」
我紧张得抱住她的娇躯,身体不住发抖。她吻着我,在我耳边轻笑:「喂,你好笨哦!」
我不好意思的道:「我第一次和女孩子这么亲热嘛!」
她咯咯的笑出声来,刮着我的脸:「丢死人了!」
我气乎乎的一把将她按在墻上,一只手粗鲁的伸进她的衬衣,抓住她坚挺的乳房,另一手抚弄着她的丰臀,身体紧贴着。
她粗声道:「你再敢笑我,我……」
她咯咯的轻笑着,吻上我的嘴,纤手居然隔着裤子开始抚摸我的小弟弟!虽然我早知道她是一个热情大方的女孩,但没想到竟会这么放浪大胆。她嘤咛着将舌尖伸过来任我吮咂,拉开我的裤链,把我早已胀得又粗又硬的阴茎掏了出来,用小手温柔的爱抚着套弄着。既然她都这么放得开,我也不再害羞了,我将她的衬衣解开,把手伸到乳罩里去抚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真是好圆好挺,弹性十足,我兴奋的差点没叫出声来。可是手背上有乳罩勒着,十分不便,于是我又将手抽出来解她的乳罩,可是解了几次都没弄开。
她无奈的笑着使劲捏了我阴茎一下,还好不太痛,我尴尬的将手拿开,她大方的自己轻轻解下乳罩,连同衬衣一起脱掉扔在一边。
黑暗中,我看到她的眼睛水汪汪的望着我,她上身雪白、嫩滑的肌肤完全裸露在我面前,胸前那对丰乳随着她的喘息上下起伏,美丽的小乳头俏立其上。我再也忍不住了,饥渴的将她抱住,张口含着她的乳头,两手在她身上贪婪的四处揉搓。她也激动的解开我的腰带,把我的裤子内裤一起褪下来,纤手套弄着我的阴茎。忽然她推推我,我从她的丰乳上抬起头来看她,只见她低低一笑,竟然蹲下身子张嘴将我的龟头含了进去!哇,经她的小嘴又舔又吮,我的阴茎胀得几乎要爆裂了。
她的技巧很棒,舔得我舒爽极了。我弯下腰去抓住她的两只丰乳,一边揉捏着,一边享受着她的小嘴。她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吮着舔着,甚至将我整根阴茎全含进去,用舌儿裹缠着不住的吞吐,弄得我快感连连呻吟不已。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当然她的技巧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不一会我就忍不住了,我急急的要推开她,可是她却不理会,更加卖力的舔弄,我终于控制不住在她嘴里喷射出来,她竟然毫不忌讳的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我爽呆了,阴茎在她嘴里一抖一抖的抽搐着,她用舌儿温柔的将我的龟头舔乾净,风情万种的抬头看着我。可能是我舒爽之余略带吃惊的眼神提醒了她,她的表情忽然怔了片刻,渐渐黯淡下来:「你是不是很惊讶我会这么淫蕩这么下贱,而且看起来好像经验丰富的样子?」
我不知怎样回答,因为刚才她把我的阴茎含进嘴里的那一霎那,我心里确曾闪过类似的念头,我想她一定有过性的接触,而且可能很多。可是我对她的爱怜与正在感受的无尽快感让我立刻就抛开了世俗的思想。这样有什么不好呢?只要她爱我、我爱她,管她是不是处女上没上过床?而且其实我心里一直希望有个经验丰富的女子可以给我带来多彩多姿的性爱,还可以随时指导指导我这个菜鸟,于是我温柔的把她拉起来揽在怀里。她不待我说话,接着低声坦白道:「对不起,我早就不是处女了……」
我轻轻吻上她的樱唇,抚慰着她:「这没什么,阿玲,我爱你,我不会在意你的过去。相信我,我爱你胜过一切,我也会包容你的一切。日后我会好好的对你,决不会因为这件事让你受半点委屈。」
她深深的看着我,动情的道:「阿雨,你真好!我就知道爱上你会是我今生最幸福的选择!」
说着她热烈的搂着我的脖子送上樱唇,吻了片刻舌儿便又调皮的伸过我口中挑逗着,小妮子担忧一消,转眼又恢复了开朗与万种风情。我俩靠着墻,紧紧贴在一起,我抚着她的丰乳和肥臀,她身子又热了起来,手儿轻轻揉搓着我还微软的阴茎。我低下头含住她一侧的乳头,两手解开她的长裤,她配合着我让我脱下来,踩在地上也不理,只管娇喘着贴在我怀里,骚浪的扭动着身躯。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一条薄薄的半透明的小内裤了,我急切的伸出一只手进去探摸,刚摸到细茸茸的阴毛,她忽然调皮的咬了我一口,乘我不防笑着挣开我,飞快的跑到卧房里去。我痛叫着去追她,一进门,看到她已经钻进了被子,我关好门,脱光了衣服也爬上床去。我一把将她拉过来压在身下,揪住她的乳头说道:「好哇,竟敢咬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哎哟,你坏死了,别那么用力嘛,饶了人家好不好,人家再不敢了还不行喔?」
「不行,罚你自己把内裤给脱下来!」
她咯咯地笑着:「你呀,真是个小傻瓜,都顶到人家那里了,还不知道人家的内裤早就脱掉了。」
我伸手下去一摸,果然已清洁溜溜,脸上红了一红,下体紧贴着她可爱的小阴阜,一手揪她的乳头,一手捏她的大屁股
:「嘿,不但咬人还敢笑我,这下更要罚你!」
「不要嘛!咯咯,啊……别那么用力吗……饶了人家吧!」
「不行!除非……」
「啊……好,好,人家答应你,无论你想怎么样都听你的还不行?」
「好吧……」
我抚着她的娇躯,忽然心念一动,悄声附耳道:「那你跟我说说第一次和男人上床的经历吧!」
「啊?哪有这么无赖的!」
她又笑又气:「刚才还说不在乎,现在又问!」
「我只不过好奇嘛!」
「哼,我不告诉你!啊……不要……啊!我说,我说!」
她还想耍赖,我的五指大军已开始袭向她的腿间,她惊叫着想用两腿夹住我向内进攻的手,可是已经晚了,我已摸到她的阴户并恐吓着捏住她嫩嫩的阴唇。「快点说,休想耍花招!」
「好嘛,你坏死了……」
她娇嗔着打了我一下,羞道:「我第一次……嗯,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叫阿浩,有一次他请我去他家里玩,他问我看不看小电影,有几部很好的片子,我想反正也没事,看看也好,于是他就放给我看。开始还好,演着演着就有些不对劲儿了,男女主角的亲热戏越来越暴露……」
「那一定是黄色小电影了。」
我手指在她嫩滑的阴唇间活动,那里早已湿粘一片:「你看了以后春心大动,他来侵犯你,你也没有拒绝。对不对?」
「哦……大概是这样吧,呀,你坏死了!」
我摸到她的小穴,将中指插了进去。哇!她的小穴里面又紧又暖又滑,我刺激的轻轻来回抽插,继续道:「第一次什么感觉,痛不痛?」
「啊……还好啦,开始时有点痛,不久就慢慢感到爽了。第二次再来就好多了。」
「嘿,你们一下子干了两次?」
「嗯……」
「接着说下去。」
「说完啦,还要人家说什么?」
「不行,说详细点。比如你们都怎么干的,他的东西大不大,他最后射在你哪里……」
「讨厌,你心理变态!人家不说了!」
她娇嗔着抓住我的阴茎。此时我早已勃起又粗又硬,只觉她心儿一颤,立时饥渴的爱抚揉捏着并缓缓分开两腿。我随着她的指引伏在她腿间,她轻轻拨开自己的阴唇将穴口凑上我的龟头,我猛地一挺,阴茎已整根插进她的小穴,「哦!」
我们俩同时兴奋得叫出声来。我感觉此刻真是好美,她温暖嫩滑的小穴紧紧的包容着我,令我舒爽不已。我拚命的挺动着,她两腿盘在我的腰上,大屁股配合着我放浪扭动,小穴儿含着套着,给我带来极度快感。我一边干着一边喘息道:「好阿玲,你就跟我说说嘛。」
阿玲媚眼如丝,心儿早已又骚又浪,经不住我一再请求,便含羞附上我耳边低诉道:「他……先是试探着过来抱住我,见我没有拒绝,便开始大胆吻我、摸我。哦……别停下来……然后他解开我的衣服,舔着我的乳房……过了一会他就先脱光自己,把我也剥得一丝不挂,开始想要……进来,可能是看了色情片的原故,我的……水儿特别多,他没费劲就插了进来。
开始有点痛,他玩了几十下,我就不痛了,反而越来越舒服……哦……对……就是像现在这样……用力……哦……他干了三、四分钟就不行了……是的……他……都射到我里面了……哦……啊!你真行……玩得人家好爽……」
我奋力干着,接着问:「然后呢?」
「哦……他好像还没够,又来亲我摸我,让我用手套弄他的……东西……不一会他又硬了,就让我趴在沙发上,从后面插进来……这一次他持久多了,我俩换了好多姿势,他玩得我好爽……哦……最后他把精液全射在我的乳房和小腹上……啊……咯咯,你嫉妒了!哦……」
我听得血脉贲张,两手抓着她的乳房,阴茎飞快的在她小穴中进出。她浪声呻吟着,挺动腰肢配合着我的抽插。我正奋力的干着,她忽然将我搂住掀倒,翻身骑在我身上,小穴儿吞入我的阴茎,时而紧夹时而研磨,花招百出,令我快感连连,几欲喷发。还好刚刚射了一次,不然现在早就缴枪了。我强忍着承受她的进攻,两手一会儿抚弄她圆润的肥臀,一会儿去抓她的丰乳,藉此分散龟头处传来的极度舒爽。她疯狂的扭着、套弄着,强烈的快感令她忍不住淫声浪语起来:「哦……我要爽死了……你真行……我要你……嗯……爽死了……来吧……用力干我……我……我不行了……要丢……丢了……好美……好舒服……唔……」
不久她浪叫着达到高潮,穴心深处一夹一夹的涌出大量爱液。她累得娇喘着,动作缓了下来,我道:「你趴在床上,我也要像他那样从后面干你!」
她媚浪的笑道:「咯咯,你是不是吃醋啦?人家玩过的你也要来一下心理才平衡。」
「少废话,快转过去!」
她风情万种的斜了我一眼,乖乖伏在床沿,将雪白浑圆的大屁股撅起来对着我。我贪婪的凑上去摸着、吻着,然后将龟头对準她的小穴一顶而入,抱住她的大屁股狂抽猛插起来。这个姿势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插得比较深,我的龟头每次插到底时都能顶到她的花心,干得她浪叫娇吟不止:「啊……我……要……啊……啊……快……快……你好棒……我……我爽死了……」
也不知干了几百下,我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我怕她怀孕,刚要抽出来,她回手拉住我:「没关係,你儘管射进来……」
于是我将阴茎全力插到底,一股股的精液猛烈地喷了出来,浇得她花心跟着一阵抽搐,再次达到高潮。我们俩爽极双双瘫倒在床上,喘息着、热吻着浪作一团……品了一口咖啡,看看表,阿玲应该快到了。望向窗外的停车场,那俏丽的身影还没有出现,于是又接着回想那些令人心跳的经历。
秦玲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漂亮、可爱、性感、大方,尤其是那上床之后淫浪风骚的模样和放蕩热辣的动作,令我爱的如癡如醉,无法自拔。有过那次性的体验之后,我们更加恩爱,如胶似漆,一有机会就腻在一起,疯狂的放纵着情慾,男欢女爱,其乐无穷。可是我也发现自己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喜好,就是喜爱问她和别的男人的性经历,每当她半是含羞半是骚浪的说给我听时,总令我莫名的兴奋,雄性勃发,每每干的她浪叫不已。
我想是因为她深爱着我,愿意给予我一切快乐吧!当我每次问她的时候,她总是娇嗔着笑骂一句或逗我乱闹片刻,随即便满足了我的要求,并无拒绝或令我难堪。她对我种种的好令我十分感激,决心更加要好好爱她、宠她,让她享尽人生幸福。又是一个放浪的晚上。我玩了二十多分钟还未射精,有些疲惫的粗喘着趴在她身上,下身仍用力挺动抽插着她那美妙的小穴,她已经来过两次高潮,香汗淋漓。「换我来伺候你吧!」
她体贴的搂过我,让我放鬆躺好,翻身骑上来,大屁股边起伏套动边呻吟着道:「阿雨,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我微微一笑道:「比你以前的那些男朋友强吗?这都要多感谢你这个好老师呢!」
实际确是这样,这段日子的恩爱缠绵,阿玲不但用心的指导让我学会各种做爱的姿势,还让我尝试了口交、肛交、乳交等等不一样的性交方式,令我受益匪浅,无形中持久力大大增长,阴茎也似乎粗大不少。「咯咯,当然是你更行。乖孩子,好好听话,老师给你奶吃。」
她低声浪笑着逗我,我也不客气,张口含住她一侧的乳头,两手抚着她的大屁股,尽情享受怀里这美妙绝伦的肉体。「
现在我已经知道你曾和四个男人上过床,还有没有忘记交代了的?」
我色心又起,一手伸向我俩接合的地方,逗弄着她湿滑的阴唇和小屁眼。「呵,又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转性了呢!」
她媚眼如丝的娇嗔着用小穴夹了我一下:「你这个小坏蛋,害得人家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唔……人家一共就有过五个男
人,那些都跟你说了,这一个……唉……若不是难以启齿,人家还会隐瞒到现在吗?」
「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只是听来玩玩,也不会生你气,怕什么?」
我嬉皮笑脸的诱她交代,两手不住的挑逗着她的敏感部位。她含羞斜了我一眼,大屁股开始扭动研磨起来:「这个人……你也认识,而且你们还是好朋友呢……」
「哦?」
我心儿一震,有些始料不及:「怎么会?你不要乱开玩笑。」
「嗯……是真的,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吗?」
「当然记得,是在何明家里的聚会上嘛。什么?难道你和他……」
「是的……」
「那你们……」
「阿雨,你生气了是不是?」
她有些惶恐,身子停下来,紧张的看着我。我笑了一笑道:「那倒没有,只是你们瞒得好紧,实在让我没有想到。没关係,你接着说下去,我很喜欢听。」
她似乎鬆了一口气,低声道:「我若说了,你可不许恼我。」
说着忽然紧紧的搂着我,好像生怕我会离开她:「阿雨,你知道吗?人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全心的去爱过一个人。以前我只是一时心软或是冲动才会让那些男人占够便宜,感情或许会有一些,却算不得相爱。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爱情,什么叫做幸福……阿雨,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
我爱怜的捧着她的俏脸,柔声道:「我爱你,阿玲。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你而去的。」
「真的?」
「当然,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实话,其实我很喜欢听你讲和别的男人上床的事,然后一边想着你被干时的骚浪模样,一边和你疯狂的做爱……嘿,别说你只是过去有过那么一点风流韵事,就算你现在想和别的男人上床,我也不会阻拦,只要你喜欢,而且他不会伤害你。我觉得性就是一种快乐,你完全有权让自己享受更多的快乐。只要你心里还爱着我,我才不理你和谁上床呢!」
她像见到外星人似的看着我,忽地淫浪的咯咯笑道:「哟,这么大方啊,那人家就真做个蕩妇给你看看,到时候你可别嫉妒生人家的气哦!唔……你这个小色鬼,既然你喜欢听,那我就接着说啦。我和他其实也算是知己吧,我们之间的感情非常好,但我对他总没有情侣间的那种感觉,他也明白我的心意,只当我是个好朋友,只是一次偶然的冲动,让我们发生了关係。他体力不错,又很体贴,和他上床令我很愉快。从那以后我们便时常在一起做爱……」
「那你们现在是不是还……」
我心儿一蕩,右手中指已没入她那紧窄的小屁眼内。她小穴儿夹着我的阴茎,上下左右套弄着,表情越发淫浪起来:「
是啊,我和他昨天还上过床,你嫉妒吗?」
我感觉更兴奋了,阴茎好像也更加粗大,我笑着搔她的痒:「好啊,你这个小浪蹄子,还不如实交代!」
「啊!」
她叫着笑着还击,两人又闹作一团。在我疯狂的「蹂躏」之下,她终于投降,娇喘着乖乖「招供」「他昨天又打电话约人家,人家白天要陪你逛书店,就让他晚上来了。他跟我说了一会儿话,然后过来吻我,我一时情迷,于是又和他……」
她含羞看了我一眼接着道:「他……他先吻着我的嘴,吸吮着我的舌尖,然后脱光我的衣服,开始抚摸我的乳房和大腿……我俩都脱光了以后,他让我含他的……跟他玩69式,他来舔我的那里……我被他弄得好兴奋,然后他让我跪在床沿,从后面插了进来……他的……东西好大,顶得我好爽……他干了我一阵,又换作男上女下趴在我身上干我,一边干一边含我的乳头……干了好长时间,他快洩了,就拿出来送到我嘴边,我张口含住,他就全射到我嘴里……他最坏了,总喜欢射得人家满嘴都是……哦……」
她说得很兴奋,忽然这时候,一个人推开门冲了进来,我俩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何明!何明冲着我道:「不好意思,我昨天借了阿玲的车子用,刚刚来还车子。我见屋里关着灯,以为没人就自己开门进来了……车子的钥匙环上有她家里的钥匙……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如果你不介意,咱们一块玩吧!」